http://www.tnmanning.com

钱江生化股吧_“华为金牌供应商”业绩跌逾18倍 大富科技获纾困资金能否触底反弹

钱江生化股吧_“华为金牌供应商”业绩跌逾18倍 大富科技获纾困资金能否触底反弹,

原标题:“华为金牌供应商”业绩跌逾18倍 大富科技获纾困资金能否触底反弹

摘要 【“华为金牌供应商”业绩跌逾18倍 大富科技获纾困资金能否触底反弹】在部分投资者看来,这次入场拯救大富科技的纾困方,并没有产业基金参与,其目的更多在于解决公司债务问题,而非长期投资。且子公司业绩“地雷”尚未全部排除,一旦大富股价企稳回升,纾困方是否提前获利了结,值得市场关注。(投资者报)

钱江生化股吧_“华为金牌供应商”业绩跌逾18倍 大富科技获纾困资金能否触底反弹插图

  在部分投资者看来,这次入场拯救大富科技的纾困方,并没有产业基金参与,其目的更多在于解决公司债务问题,而非长期投资。且子公司业绩“地雷”尚未全部排除,一旦大富股价企稳回升,纾困方是否提前获利了结,值得市场关注

  在宣布获得60亿元纾困资金后,深圳市大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00134.SZ,下称“大富科技”)竭力对外释放公司即将“触底反弹”的信号。公司还为实控人孙尚传量身定做了一个故事——其醉心于实业、丝毫不懂资本,却在一场定增中误签下兜底协议,最终被资本做局、陷入资金危机。

  但这个故事中未提及的是,实控人之所以签下兜底协议,主要源于多元化的设想和做法。前述定增始于2016年,大富科技通过非公开发行募资30亿元,投向OLED等热门领域,在此之前,大富科技并购了相关领域子公司。

  最终的结局是,大量并购标的常年未完成业绩承诺,公司业绩被严重拖累。2017年,大富科技对华阳微电、大盛石墨、三卓韩一计提减值合计2.74亿元;2018年、2019计提减值戏码再次上演。不仅如此,多家子公司尚未补足业绩补偿款,大富科技还被卷入多起诉讼中。

  计提减值

  “2019年公司预计亏损4.2至4.25亿元,同比下降1800.40%-1820.65%。”2020年1月15日,大富科技发布业绩预告时,市场一片错愕。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净利润为4813.13万元,同比增长169.17%。对于业绩为何预亏,大富科技总结三个原因:子公司停业后的计提减值、收购标的预付款无法追回,以及参股公司业绩持续疲软。

  去年12月11日,国内首只由地方政府+金融机构(AMC)+产业资本+私募基金共同组建的纾困基金框架确定。根据当日大富科技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配天投资与中国信达深圳分公司以及蚌埠相关政府投资平台共同签署债务重组框架协议,本次交易包括债权收购及债务重组和基金投资两个部分,交易总额不超过60亿元。

  在这之后,大富科技实控人孙尚传一直忙于接受媒体的采访。通过他的叙述,人们似乎看到的是一个兢兢业业做实业的企业家,不幸陷入资本做局,最终在行业周期性下行中被迫陷入资金危机。为回报投资者,大富科技选择了最难的自救道路——寻求重组。而一旦公司现金问题得到解决,大富科技将乘5G风口之势,业绩大涨。

  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简单。根据公告,大富科技对大凌实业计提减值、提供借款总计1.39亿元;对于重庆百立丰科技未返还预付款计提剩余坏账损失约6300万元;大盛石墨业绩未达预期,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约2.9亿元。

  2020年1月17日,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此次减持与前述回答相悖之处。2019年年初,大富科技在2018年年报中,对连续三年未完成业绩承诺的大盛石墨计提了300万元减值,并称“按持股份额享有的大盛石墨预计可收回金额为5.26亿元”,而今却对该项目计提高达2.9亿元减值。

  还有业绩波动大,也是引发质疑的原因之一。2017年大富科技亏损5.12亿元后,2018年通过出售子公司实现扭亏,2019年又出现大幅亏损。深交所要求公司对此解释并回答,是否存在跨期计提减值准备进而调节利润。

  1月23日,大富科技在回复函中阐明了计提减值的过程,并坚称:“2019年减值计提合理充分,2018年对大盛石墨计提少量减值准备合理,不存在前期计提减值不充分或跨期计提的情况。”

  多元化之困

  2010年,大富科技登陆创业板,无疑资本市场为公司此后扩张壮大提供了加速度。资料显示,公司是射频行业龙头企业,华为基站射频产品金牌核心供应商。但近三年来,大富科技一直是深交所问询的“常客”,其子公司频频暴雷可谓“甩不掉的包袱”。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