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tnmanning.com

数字货币世界的犯罪与惩罚

2019年12月2日,纽约南区的检察官对Virgil Griffith提起刑事诉讼,指控他通过向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朝鲜)提供服务,阴谋违反美国根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实施的制裁。以太坊大发3d开发者之一Griffith被起诉,这是司法部首次公开指控一名美国公民共谋使用加密货币以逃避制裁的案件。这是一个有趣的案例,一个正在发展中的技术被应用到1977年的法律中(时间不长,但几代人才实现的技术突破)。

数字货币世界的犯罪与惩罚

针对Griffith的指控称,他于2019年4月访问朝鲜,在平壤大发3d和加密货币会议上作了演讲,讨论的主要话题是如何利用大发3d和加密货币技术洗钱并逃避国际制裁,使它成为一个发达国家。

美国为打击这种逃避制裁而做出的努力始于2018年9月,当时美国司法部和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 OFAC”)同时宣布了针对朝鲜公民Park Jin Hyok的刑事指控和民事制裁,联邦调查局已经追踪多年的人,随后被列入其通缉名单。 OFAC还制裁了Hyok的雇主、朝鲜政府的一个机构、机构或控制实体——朝鲜世博合资企业(Chosun Expo Joint Venture)。美国司法部的指控称,Hyok使用了名为“ WannaCry 2.0”的勒索软件攻击,该攻击方法对其受害者(主要在美国)的计算机上的文件进行加密,要求用一分PK10支付赎金。朝鲜外交部发表声明,声称Hyok“是不存在的实体,此外,司法部提到的网络犯罪行为与我们无关。”

2019年9月,OFAC宣布对Lazarus Group及其旗下的两个子集团Bluenoroff和Anaderiel实施制裁,声称他们直接参与了WannaCry 2.0和索尼影业2014年的网络攻击。Berg&Androphy的合伙人Joel Androphy说:“对于朝鲜这样的流氓国家来说,这不仅仅是逃避制裁的问题,也是收入来源的问题。”

朝鲜似乎通过这种间接规避制裁的方式相对成功地创造了收入。路透社援引一份未公开的联合国机密报告称,2019年8月,朝鲜估计已经通过利用网络空间对金融机构和加密货币交易所发动复杂的攻击来赚取收入,筹集了高达20亿美元的资金。它已经成为一种新兴的商业模式。

尽尽管这笔收入是在OFAC宣布对拉撒路集团(Lazarus Group)实施制裁之前获得的,但制裁似乎并没有阻止朝鲜继续探索利用加密货币来获取非法收入的途径。在制裁宣布几天后,韩国友好协会发布了关于计划于2020年2月24日和25日举行的第二次平壤大发3d和加密货币会议的信息。会议网站的“常见问题”页面明确指出,“欢迎持有美国护照的个人”,“为了您的方便,我们将提供与您的护照分开的纸质签证,这样就不会有您入境的证据。”“相信朝鲜最能保守秘密。”

路透社报道出来后不久,联合国制裁专家警告人们不要参加平壤加密货币会议,并指出出席会议可能违反制裁规定。该网站被删除的时机强烈表明,来自联合国的国际惩罚威胁的威慑作用远远大于来自美国的惩罚威胁。

除朝鲜外,不受朝鲜制裁的国家似乎也不受美国惩罚的影响。例如,2018年3月,特朗普总统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个人和实体从事涉及委内瑞拉加密货币Petro的交易。大约在同一时间,OFAC宣布对Evrofinance Mosnarbank实施制裁,该银行曾参与推动Petro的启动。尽管实施了制裁,而且Petro显然在委内瑞拉人中不受欢迎-其中许多人仍然不知道如何或在哪里购买Petros-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马杜罗(Nicolas Maduro)宣布了旨在加强Petro的努力,包括在2020年为委内瑞拉人探索性销售委内瑞拉石油,以及用Petros支付税款和水电费。 

OFAC宣布对两名伊朗男子实施制裁,他们涉嫌将勒索软件计划的收益从一分PK10转换为伊朗rial。其中一名被制裁的男子告诉《纽约时报》,他已经在一周内使用新的匿名一分PK10地址恢复了一分PK10交易。据报道,伊朗政府也对开发一种加密货币表现出了兴趣。在2019年12月的吉隆坡峰会上,伊朗总统Hassan Rouhani建议土耳其,卡塔尔,伊朗和马来西亚的领导人创建一种``穆斯林加密货币'',以``摆脱美元和美国金融体系的统治''。

国际制裁威胁的明显效果,以及其他国家为开发可用于损害美国利益的加密货币而作出的共同努力,突突显了美国与盟友合作打击基于加密货币的制裁规避的必要性。尽管许多被认为参与逃避制裁的国家(例如委内瑞拉)不受国际制裁,但美国还有其他方式可以寻求其盟友的支持。

在其盟友的合作下,美国检察官可以使用各种法规起诉和引渡那些在国外以及在美国从事涉及加密货币的犯罪的人。 “对于美国政府机构而言,世界可能很小。” Androphy说,“许多陷入这种困境的人根本不知道会给他们带来大麻烦的法律。”

尽管每个盟友的现有法规和需求会有所不同,但全球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 FATF”)最近发布了旨在为监管虚拟货币和其他虚拟资产提供国际框架的标准。正如FATF在2020年1月9日主管论坛上发表的声明中指出的那样,“现在的挑战是有效实施这些标准。”美国应为此做出努力,因为国际合作将是积累必要的经济力量的宝贵工具,可防止美国境内外的行为者逃避基于加密货币的制裁。

毫无疑问,使用加密货币犯罪的人正在冒着巨大的风险。虽然有些人是故意违反法律的,但他们可能不知道自己在美国刑事司法体系中会遇到多大的麻烦。许多人都不熟悉的联邦量刑指南可能会把罪犯关进监狱几十年。从外国被引渡到国外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想象一下坐在委内瑞拉的监狱里。密封起诉书和与当局的跨境合作使得旅行变得更加危险。前一分钟你可能还在去世界的某个地方度假,下一分钟你可能会在监狱里呆上两个小时。

与Androphy合作的律师(Emily Burgess告诉我:“加密货币交易只是用假名进行的,而不是匿名的,身份暴露的用户将面临严重的处罚。”

对于那些认为加密货币会隐藏他们的检测和最终惩罚的人,你最好三思而行。
关键词: 数字货币  加密货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