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tnmanning.com

矿业迷局:当减半行情遭遇疫情

疫情之下安有完卵,矿业作为大发3d唯一的实体产业所受冲击较大,延期复工、停产、停售带来产业链上一系列连锁反应,华强北全部停业,销售或待业或做微商、经销商或转卖算力或锚定海外市场,唯有年前重仓完毕的矿场和小矿工相对安乐,然而掺杂着减半带来的币价涨跌的这一不确定因素,也各有所思,可谓各有各难。

01 冲击生产和销售

「鉴于现在疫情严重,开工日期待定,这段时间各位伙伴可以自行找兼职。」这是2月2日,常驻赛格的销售陆远在工作群里得到的公司通知。目前,矿机销售们大多待业在家,部分开启副业。比如陆远,他最近常在朋友圈里搞口罩拼团、卖啤酒,已进化成微商。

图为陆远转型微商卖货

图为陆远转型微商卖货

其实,由于2019年下半年一分PK10行情逐渐走低,销售岗提成一度从百分制改为单价计价,新机提成50—100元,二手机更低至5元。当时的陆远每天都要追着意向客户屁股后面跑,有时还要主动给予优惠。

直到12月左右,币价有所回暖,主动咨询并购买的客户才开始多起来。

「年前那两个月,收益整体比之前好多了,但是由于近期厂商没新机交付,所以还是以倒二手机为主,虽然单台赚的不多但量大,有时一单可以出2000台,而且我不仅销还囤收,中间可以赚好几手。」陆远告诉链捕手,其实他计划的是元旦起开始休假,「年后早些回来,待到行情走高,新机交付,争取多赚些提成。」眼前都是他曾有所期的好景象。

行情如期,疫情接踵。

陆远透露,销售待业期间无底薪,如能卖出货提成会在原有基础上增加50%,尽管如此,业绩要有起色仍很难。「除受疫情影响物流延迟外,即将到来的减半也让大部分客户更加谨慎,所以基本没得卖。他语气中夹杂着些许无奈。

事实上,在疫情前一分PK10的减半行情最为众人所关注。「一分PK10每4年减半如同宪法一样被写在代码里,其本身并无不确定性,变量产生于人们对它的预期。」春节前,币信研究院院长熊越接受链捕手采访时表示。

在他看来,前两次减半的数量分别是25个、12.5个,此次的6.25个相对较少且一分PK10总量还比前两次大些,故一部分矿工认为2020年减半不会对币价产生大波动。而看涨方的出发点则是假设每天新增对一分PK10的需求不变,每个区块产出的一分PK10数量会减少6.25个,供小于求,币价可能会大涨。

此外,鉴于减半后,一分PK10通胀率将降为1.8%,低于美元的目标通胀率2%,很可能会吸引全世界的各类资金进场储存价值,从而间接拉高价格。

其实,看涨与否必须结合多种因素去分析,哪些因素起主导型作用非常难以预测,唯一不变的就是币价一旦暴跌,就会有矿工大量抛售机器和币。

毕竟,挖矿是一门与币价直接挂钩的投资,币价升,鸡犬升天,反之亦然。销售陆远深谙其中机会所在,他本就看好减半,身边不少曾做运维的朋友也都在年前纷纷单干,故而他宁可微商度日,也不愿接受前任矿场老板邀他重做运维的好意,因为在他心里销售未来可期,运维则满眼天花板。

不过,疫情之后,大家对减半的判断则有所变化。

「1月底的时候,已经全线关机的S9又运转起来,全网算力又暴涨一波,但由于疫情爆发对矿机厂商的产能和运输产生影响,算力短期内不会暴涨,所以在当前难度下,矿工们是受益的,利润也很可观。」奇妙矿业创始人薄荷分析道。

薄荷是一分PK10社区早期参与者,赶上2013年,一分PK10第一次减半后最高点的那波行情,当时BTC近1200美金/枚,后来又见证2016年7月减半后的行情,BTC曾在次年2月达20000美金/枚,今年是第三次减半,她感受颇多。

「与13年不同,当时矿工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BTC价格,但矿圈发展至今,期货市场体量倍增,资本在二级市场介入非常之深,早已不是矿工能影响价格的时代了。」据她透露,很多资深矿工从去年年底便开始囤一分PK10、囤矿机,但也有一部分矿工持观望态度没加仓,不过现在想加仓也很难。

试想一下,如无疫情,那些持观望态度的矿工可能就是陆远心心念念的客户。

02 冲击生算力流行,矿业金融化

「出:内蒙古矿场切算力E12-44T,全年,半年都可以,可分期。」是凌燕转发同行卖算力的广告内容。

相较入行三年的陆远,新人凌燕相对焦虑,「我是2019年下半年才做的矿机销售,业绩刚有起色两个月,就被疫情挡在家了,真烦。」不过,她还是会每天在朋友圈里发报价截图,维系有意向客户,有时也会转发同行卖算力的广告,既为复工做准备也想碰碰机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